欢迎访问:2019久热线视频这里只有精品-我们的发展离不开你们!

当前位置:首页  »  新闻首页  »  人妻小说  »  神秘力量的游戏

神秘力量的游戏

1、何浩是唯一的猎人,他的猎物就是由其他神选中的神使,不过他只可以狩猎进度百分之百的猎物,如果想要狩猎进度不足百分之百的猎物,何浩将会无法使用攻击、防御、以及辅助类的道具,难度无疑会上升。

  2、何浩的主神为了提高何浩的攻击力,将何浩对于杀戮,死亡,暴力等方面进行了调整。

 何浩是一个高中辍学的无业游民,平日里只能是接着一些散活来干,勉强的维持着生计,不过随着一家国际公司来到这座城市,大量的需要像何浩这样廉价劳动力的小作坊迅速的消失,至于是为什么,我也不知道。

  何浩摸着空空的肚子,恍恍惚惚的过马路,何浩记得自己上一次吃东西,好像是两天前了,走到一半,一道强光从何浩的侧面照过来。

  空荡荡的胃无法给大脑提供足够量的能量,大脑的某些功能似乎被削弱了,不过也有着一些的好处,比如我现在就感觉不到疼。

  何浩仰着面看着天,身体已经不能动了,地下湿湿的,我好像流了不少血啊,眼睛中黑色越来越多,我不行了吗?

  眼皮越来越沉,何浩闭上眼睛,想要好好的睡一会,有人在摇我的身体,不过我现在困了,要睡觉。

  不知过了多久,我醒了。

  这是哪?

  何浩环视四周,看见一个人坐在自己的面前,而且和何浩长的很像。

  「你死了。」

  「什……什么?」

  「喂喂喂,别以为你和我长得像,我就不敢打你!」何浩撸起袖子。

  那人指着地面,何浩顺着他的手指一看,心猛的一跳,那是——我。

  浑身沾满血液的何浩躺在哪里,身体被树叶遮住,只有脸漏在外面,身体却被很巧妙的遮盖住,显然脸是被故意弄出来的。

  「这……这……」不知为什么,一股恶寒从脚底直升大脑,何浩想起来了,我被车撞了。

  「想起来没有?」

  「你是无常吗?」

  「不是,我比他们要高级!」

  「那么你是阎王?」

  「很高级!」

  「那么你是……」

  「我不是来和你讨论我是谁的。」他手指一指,何浩的嘴巴张合却说不出话来。

  「我是来给你一个机会的。」手指又指了指。

  「机会……」

  「对,一个咸鱼翻身的机会。」

  「什么意思?」

  「给你改变你的人生!」

  「可是……内个……」何浩迟疑的指了指自己的尸体。

  「你阳寿未尽,被人强行弄死而已。」

  「什么!?」

  「闭嘴,这么大声干什么?」

  何浩又不能说话了。

  「想不想报仇?」手指一指。

  「仇人是谁我都不知道。」何浩心里已经相信他不是人了。

  「没关系,你迟早都会遇到的。」

  「那么我要怎么做?」

  「成为我的神使,进行一场游戏。」

  「这么简单。?」

  「就这么简单。」

  「可是我……」

  「我会给你在这个星球上绝对的力量。」

  「那么……」

  「除此之外,我不会给你任何的帮助和情报。」

  何浩想要问的说的都被抢了,不过何浩还有一个问题。

  「失败的话,会怎么样?」

  「呵呵……」诡异的笑容,却让何浩从内心的最深处发出恐惧。

  「你的时间是你自然死亡为止。」他看了手表,告诉何浩一个时间,这是何浩完成任务的时间。

  「我具体要干什么?」感觉他就要离开,何浩赶紧问出这个问题。

  他想了一会,「简单的来说,就是打猎。」

  「打猎?」

  「没错,将你以外的神使猎杀,对了,我是你的主神,何浩。」

  他突然的就消失了,后面的两个字何浩没有听清,明明前面的听的那么清楚,为什么最后两个字就听不清了?而且不知道为什么,他说的话,何浩总是觉得一定要信,这是为什么啊?

  眼前猛的一黑,身体在一瞬间失去了知觉,耳边传来他的声音,「游戏~开始了。」

  陈峰走在回家的路上,突然被人叫住,是班上的一个同学,不过陈峰和他并不熟。

  「陈峰,你好啊。」

  「你好,李岩。」

  「回家吗?」

  「嗯。」

  「那就好。」

  「什么……」陈峰话还没说完,李岩掏出一个圆形的东西,有点像是胸章的样子,里面的透明的结构,一根在不停摆动的指针在里面,陈峰只是看了一眼,就感觉自己的大脑变的昏沉沉的。

  「阿峰,我们是最要好的朋友吧?」

  「我们最要好。」

  「你的一切就是我的东西,是吧?」

  「没错。」

  「你会为我付出一切,是吧?」

  「是的。」

  李岩是一个神使,他手中的东西是他的主神送给他的道具,可以轻而易举的改变一个人的意识,并且还带有自动修补功能,不用进行复杂的指令设置,这么方便的道具,也成为了主神们送的最多的道具。

  「阿峰,醒醒了。」

  「诶……阿岩,你怎么在这啊?」

  「你不是邀请你去你家玩的吗?」

  「哦~对啊,那要快点了,公交车快到了。」

  因为没有带钥匙,陈峰按了门铃,里面应了一声,随后听到碎碎的脚步声。
  开门的是一个年约三十多的少妇,柔顺的长发轻轻的披着,精致的五官没有化妆品在上面,丰满的奶子将家居服撑得鼓鼓的,如同冰柱一般的双腿被一双黑色的丝袜裹着,反着高光。

  「小峰带朋友回来也不说一声,家里都没有什么准备。」

  林姝笑着的点陈峰的脑袋。

  林姝是本市一家上市公司的高管,平日里都很忙,可是林姝还是坚持每天回家为丈夫和儿子做一桌佳肴,可谓是典型的贤妻良母。

  陈峰的爸爸是本市的警察局长,他的身份让林姝在平时的生活和工作中减少了不少的障碍和骚扰,他和林姝的缘分可以说很狗血,就是英雄救美,不过因为今日来本市连续出现了自杀案,陈峰的爸爸也已经好几天没能及时的回家吃饭了。
  林姝给李岩和陈峰各倒了一杯水,然后就到厨房里忙活了,陈峰打开电视,现在是晚上七点,电视节目自然就是帅哥美女的黄金档电视剧,对于这种东西,李岩实在是提不起什么兴趣,不过陈峰倒是看的津津有味的。

  「阿峰,你专心的看电视。」李岩有掏出了胸章。

  「嗯嗯……」陈峰敷衍的回了李岩两声,不过李岩到没有在意,目光就没从电视屏幕上挪开。

  李岩离开沙发,走到了厨房里。

  「啊咧~小岩你怎么进厨房来了啊。」林姝惊讶的看着走进来的李岩,像李岩这种孩子,不像是一副会做饭的样子啊。

  李岩走到了林姝的身旁,笑着说,「我来帮阿姨的忙。」

  说着,李岩就拿起了一根黄瓜准备去皮。

  林姝拍拍李岩的脑袋,「没想到你这个孩子还会做饭啊,不过你的好意阿姨心领了,你就乖乖的看着电视,等吃饭就可以了。」李岩被林姝往外推,手里的黄瓜也被夺走了。

  李岩掏出自己的胸章,「阿姨,先别着急啊。」

  「你这孩子,怎么就……」林姝的声音嘎然而止,脸上的微笑还留在那里,宝石般的眼睛直直的看着我,可是却无法从这具美丽的身体中,感受到一丝的生气,此时的林姝,就像是一个高级的玩偶。

  李岩搂住林姝纤细的腰肢,脸埋进了林姝的双峰,细嗅林姝奶子发出的香味,另一只手摩挲林姝的黑丝美腿,丝袜细腻柔滑、大腿结实而又柔软,手指微微的陷入黑丝和大腿之中。

  「阿姨,只从上星期的家长会起,我就想得到你了,现在,你是我的东西了。」李岩宣示主权的握住林姝的右乳,微微用力的揉着,「不过啊,就这样得到你,太不好玩了,而且还不能好好的教训你那该死的老公,所以呢,我为你们夫妻准备了一场大戏哦,当然结局已经是固定的了,你会成为我的收藏品,你老公会为他所做的事情,付出代价,不过中间会发生什么有趣的事,可就要看你们了。」
  李岩后退两步,「阿姨,你不会对我说的话,做的事产生丝毫的质疑和反抗,你会毫无条件的接受它,服从它,信任它。」

  「嗯,我会的。」

  「阿姨,现在你爱上了我,我是你唯一的最高的爱,你会为我献出你的一切,可是你会因为世俗的眼光,将对我的爱压在你内心的最深处,绝不轻易的透露给任何一个人,包括我。」

  「没问题……」

  李岩收起胸章,林姝回复了正常。

  「既然,小岩你想帮阿姨,那么你就帮阿姨洗菜啊。」

  「好的,阿姨。」李岩笑的如同是一个天真无邪的孩子。

  李岩和林姝在洗菜槽洗着菜,洗着洗着,李岩的一只手就按在了林姝的屁股上,单手搅着槽里的水。

  林姝像没有注意到李岩的手那样,认真的清洗着蔬菜,不过随着李岩的手掌肆意的揉屁股,林姝还是有点异样的,鼻息变得有点重,脸蛋也有一点点的红晕。
  「阿姨,你多久没被叔叔肏过了?」

  林姝眉头微微一皱,从心底里感觉奇怪,「一个多月了,小峰他爸最近工作忙,有时几天都不回家的。」林姝捧起一扎蔬菜,甩掉了上面的水滴。

  「叔叔真是不懂事啊,居然让这么漂亮的阿姨守活寡。」

  李岩为林姝感叹,揉着林姝屁股的手,从裙子底伸进里面,中指贴着林姝小穴的位置,向上用力的顶,手指不停的曲曲伸伸,刺激着林姝饥渴的小穴。
  「嗯……」似乎是因为身体已经极度的渴望做爱了,李岩手指这轻微的刺激,就让林姝发出呻吟来。

  「男人嘛,要注重事业。」林姝把锅热了一下,准备炒菜,林姝扭头对李岩说,「小岩,阿姨准备炒菜了,你也帮不上了,你就先出去看电视吧。」

  李岩当然不会就这样离开,把林姝的裙子撩起,两根食指隔着丝袜和内裤揉林姝的小穴,「没关系的阿姨,我就想看着你做菜。」

  「喔……嗯……那你就乖乖的看着,不要乱碰火啊,什么的。」

  「没问题的,阿姨。」

  林姝开始炒菜,李岩也没有闲着,林姝黑亮亮的丝袜已经被李岩在小穴的位置撕开了一个口子,食指中指并拢,紧贴着林姝小穴的位置,快快的擦,没一会,林姝的内裤就出现了一小滩的水渍,那是从小穴里流出来的淫水。

  「喔……嗯……喔……」

  虽然从小穴传来的刺激不是很强烈的那种,可是连连不断的刺激着林姝的大脑,拿着铲子的手微微的发抖,大腿并在一起磨着,显然李岩的手指,带给了林姝不小的快感。

  这样擦了一会,李岩变本加厉,拨开林姝的内裤来,两个手指一起插到林姝的小穴里搅动,一个多月没有被肉棒插过的小穴,顿时就爽的一阵的收紧,小穴里的肉夹着李岩的手指,使劲的蠕动,想要从李岩的手指上,得到肉欲的快感。
  「小岩你先出去好吗……嗯喔……唔……一会就可以吃饭了。」林姝哀求着说,不过李岩怎么可能会放过眼前这美味可口的媚肉。

  在小穴里的手指改搅为插,林姝的小穴被李岩的手指插的淫水四溅,早在李岩尚未插进小穴的时候,林姝的小穴就已经是水漫金山了,现在被李岩粗大的手指抽插小穴,所获得的快感更是刚刚所获的十几倍。

  「恩恩……啊……嗯喔……嗯……」林姝紧抿着嘴唇,想要压抑自己放浪的呻吟声,可是林姝越想压制,从小穴传来的快感就越是刺激,然后林姝感到大脑一白,双腿的力气顿时被抽空,身子一软,林姝就跌坐在地上,双手抓着灶台的边缘,手中的锅铲已经掉在了地上。

  李岩把手指伸到林姝张合着的嘴里,两根手指夹住舌头,在嘴里搅动着,「阿姨,我还是不打扰你了,我去外面看电视去。」说完,李岩抽出自己的手指,在林姝的脸上抹几下,转身离开了厨房。

  坐在地上的林姝,过了好一会才晃悠悠的从地上爬起来,继续做饭,不过脸上的红云就怎么也散不了。

  「小峰,你们先吃,妈妈去换件衣服。」

  林姝匆忙的把饭菜端上桌子,就跑到了自己的房间里。

  林姝关上门后,还把门锁上,靠着门大口大口的喘气,等气息平复了下来,林姝才离开门边。

  怪异的是,李岩坐在房间的沙发上,看着林姝,可林姝却好像没有看到李岩那样,径直的走到衣柜,从下面的抽屉拿出一条新的内裤,再拉开旁边的抽屉,拿出一双新的黑丝袜来。

  林姝撩起裙子,脱下丝袜和内裤,黑森森的阴毛盖着小穴,上面还有着一些水,那是林姝刚刚高潮后留下的痕迹。

  林姝是站在衣柜前换的,大大的换衣镜中,是一个美少妇,小脸通红的撩起裙子,腿微微的张着,大腿的内侧还流有着水迹,好像是刚刚被指奸的快感还在,林姝圆润的大腿还在轻微的发着抖。

  林姝的手指微颤的伸向自己的小穴,指甲轻轻的和小穴碰了一下,可就是这看似微小的一碰,让林姝像是触电似的抽了一下,手指惊恐的远离小穴,林姝的小穴已经是沼国一片了,小穴流出的淫水将阴毛打湿,阴毛遇水后变得一坨一坨的,黏在皮肤上,相当的难受。

  那短暂而又美妙的快感,如同是毒品那样,在林姝的大脑留下了印记,在欲望的驱使下,林姝的手指再次的伸向小穴。

  「嗯……噢噢……喔……」

  林姝的手指插入一节到小穴里,快感如电流那样流过林姝全身,手指插着自己的小穴,不知轻重的在自己的小穴中,一阵的插。

  「小穴……呜哦……啊……很多……」抽插小穴的手指变成了两根,一节变成了两节,缓抽缓插变成了快抽快插,纤细手指带来的快感,让小穴分泌出更多的淫水,这些淫水顺着林姝岔开的大腿,流到地上,或者直接的滴在地上,不一会,在林姝的两腿间出现了一个小水潭。

  林姝突然踮起脚尖,大腿蹦的紧紧的,小腿也蹦紧,小嘴快快的张合,可是却没有声音从里面出来,几秒后,才有一声悠长的娇喘发出。

  高潮后的林姝脚底一滑,摔倒在床上,林姝却丝毫不在乎,手指继续在小穴里抽插着,另一只手隔着衣服,使劲的揉着自己丰满硕大的奶子。

  「唔唔……喔……小岩……阿姨要……喔噢……。小岩……」

  林姝已经完全的沉在了欲望里,以至于她在自慰的时候,情不自禁的透露出李岩加给她的爱。

  喊着李岩的名字,林姝得到了更多的更爽的快感,手指的抽插速度加快了,浪叫呻吟也变得大声起来。

  李岩站在林姝的面前,早已伫立的肉棒正对着林姝呻吟连连的小嘴,龟头有时都碰到了林姝的嘴唇,可是林姝却对自己面前的李岩毫无反应,继续喊着李岩的名字,愉悦的自慰着。

  「啊……小岩……要……呜啊……阿姨……唔哦哦……阿姨要……」

  李岩的手抚摸着林姝柔软的秀发,然后微微用点力,固定住林姝的脑袋,腰身向前顶去,肉棒将林姝的小嘴扩大,轻而易举的插到林姝温温的嘴里。

  小嘴里那条小舌头,使劲的想要将外来者赶出去,于是不停的去推那巨大的入侵者,紧紧的贴到它的身上,刚想使劲,却因为自己有着唾沫的原因,一次一次的从入侵者身上滑走,而入侵者也不是一直到在哪里,它不停地进出着,将小嘴一次又一次的撑大,为了保卫家园,舌头一次又一次的向入侵者发动攻击。
  李岩刚开始的时候,还不敢太快,因为怕林姝会啃到自己的肉棒,可是插了一会,李岩发现林姝的口技很是娴熟,应该没少给她的老公吃肉棒,于是李岩就放心的肏林姝的小嘴里。

  「阿姨,我的肉棒好不好吃啊?」

  「唔哦哦……呜啊……哦奥……」虽然嘴巴被肉棒给堵上了,可是林姝似乎还在说什么,不过并不是回答李岩的话,应该是和刚刚一样的呻吟。

  「唔~哦」林姝的小嘴突然的一阵吸,爽的李岩的肉棒又鼓了一点,「我果然没有看错人,阿姨你果然是很好的性奴胚子啊。」

  见推这个战术对入侵者无效,舌头立即就改变了自己等我战术,从推改为缠,每当入侵者进来的时候,舌头就会缠成一个圈,勒住入侵者,然后借此让入侵者不在敢来犯,可是舌头的缠战术也没有发挥作用,入侵者依然在家园里进进出出。
  「嘴巴又暖又软,用来做嘴穴是最好不过的了,阿姨,以后你的嘴巴就是我的专用嘴穴了,不可以在吃你老公的肉棒了哦。」李岩捏林姝等我脸蛋,单方面宣示我对林姝小嘴的主权。

  李岩并没有什么处女情结,在他看来肏处女故而爽,可是肏那些有着作爱经验的少妇、熟女,那是另一种滋味。

  「唔~哦!」李岩按着林姝脑袋的手用力的向下按,龟头顶在林姝的上颚,滚烫的精液在林姝的小嘴里山洪暴发,小嘴装满的林姝,不停地咽,可是林姝咽的速度,还比不上李岩射精的速度,一些来不及被林姝吃掉的精液从肉棒与嘴唇的缝隙中流出,流到林姝的奶子上。

  肉棒从小嘴里抽出,李岩左右摆腰,让肉棒在林姝的脸上磨着,李岩想要把精液都擦在林姝的脸上。

  把精液擦的差不多了,李岩从床上下来,「阿姨,一会见了。」

  「喔噢……喔……」林姝仍在自慰,虽然林姝已经高潮了几次,可是不知道为什么,林姝的肉欲没有一点点的褪去,反而有着更强的征兆。

  李岩走出林姝的房间后,掏出手机来,「喂,妈,我今晚不回家了,我今晚要狩猎,今晚你和姐睡觉的时候,要插着按摩棒,我明天回去就要肏你们的。」说完,李岩就挂掉了电话,刚刚李岩说的话,显然不是一个儿子,一个弟弟说的话,至于原因,那是因为李岩在得到了神使的身份和道具后,他第一个下手的目标就是他的妈妈和姐姐,现在在他的眼里,妈妈和姐姐不过是两个性奴的代号而已。

  不过李岩没想到的是,在他的家里,也发生了和这里有点像的事情。

  「大人,我儿子说他今晚不会回来。」李岩的妈妈赤裸着恭恭敬敬的向何浩汇报刚刚的电话内容。

  何浩悠闲的坐在椅子上,李岩的姐姐跪在何浩的面前,用嘴巴侍候着何浩的肉棒,眼神重充满了专注,仿佛她在做一件很神圣的事情。

  何浩拿着一张卡片,上面写着李岩的资料,最底下还有一条进度条,上面已经有百分之八十了,而卡片的名字是猎物资料卡,是他的主神给他的道具之一,因为他是猎人。

  进度条的前面也写着可狩猎进度,显然,李岩还不可以被狩猎。

  「看来你的儿子还不用死了。」何浩把卡片收起来,李岩的妈妈跪在女儿的旁边,虔诚的侍候着何浩的肉棒。

【完】


相关链接:

上一篇:老公是个贱货 下一篇:爱在新房

友情链接

警告:本站视频含有成人内容,未满18岁者请勿进入,否则后果自负!
郑重声明:我们立足于美利坚合众国,对美利坚合众国华人服务,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,请未成年网友自觉离开!
免责声明:本站所有视频均来自互联网收集而来,版权归原创者所有,如果侵犯了你的权益,请通知我们,我们会及时删除侵权内容,谢谢合作!
好搜 搜狗 百度 | 永久网址:

(function(){ var bp = document.createElement('script'); var curProtocol = window.location.protocol.split(':')[0]; if (curProtocol === 'https') { bp.src = 'https://zz.bdstatic.com/linksubmit/push.js'; } else { bp.src = 'http://push.zhanzhang.baidu.com/push.js'; } var s = document.getElementsByTagName("script")[0]; s.parentNode.insertBefore(bp, s); })();